新聞中心首頁世相首頁

我在武漢30天1/23)

發佈時間:2020-03-09 13:39:50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楊樹  |  責任編輯:吳聞達
支持← →鍵翻頁

2020庚子年的中國春節,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消毒水和酒精的味道貫穿整個新年。

我叫楊樹,四川日報一名入行不久的年輕攝影記者,職業本能驅使我必須抵達每個採訪事件的中心,要貼身用鏡頭去記錄那些中心點的人和事。

2月2號晚上,值守成都的我正和遠在合肥的女友視頻,主任的電話打破了出租屋裏短暫的甜蜜。“4號去武漢,一個文字一個攝影,去採訪新冠肺炎。”電話那頭,主任等着答覆。

説實話,我當時心情很忐忑,能與四川省第四批援助湖北醫療隊一起出發援馳武漢,採訪機會確實難得,但疫情嚴重,稍有不慎病毒就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就把我擊倒。

“我去!”沉默了幾秒鐘,遵循職業本能的我還是爽快接過出差通知。4號下午,我和同事李寰一起隨醫療隊出發前往此次疫情的中心城市武漢。

我們和醫療隊是2月5日抵達武漢的,今天(3月6日)我已經在武漢呆了整整一個月。這些日子裏,我用鏡頭記錄了這座居於風暴中心的城市,給人們講述我的目睹和觸碰到的經歷。

安徽六安是我的老家,距離武漢只有312公里,比起成都要離家近得多,但為了不讓父母擔心,一直都沒告訴他們我去武漢。“自己要小心”,這是他們給我電話説得最多的話。

來武漢前很忐忑,到了武漢自己反而平靜下來了,比起對疫情的恐懼,我更恐懼的是怕自己沒機會拍到好照片。好在四川省第四批援助湖北醫療隊的隊員們和同事文字記者李寰都很照顧我這個新人。

2月21日,終於有機會進入方艙醫院拍攝了。這是我們第一次進艙,記得那天是個大晴天,穿着防護服的我被熱得滿身大汗,眼鏡和護目鏡完全被蒸騰的熱氣完全包裹,幾乎看不清要走的線路。拍攝時間有一個多小時,但我感覺好像才拍了不到幾分鐘。

為了最大限度保護我們,出艙後必須按照嚴格的防控流程進行消毒,這個過程我足足操作了40分鐘。從消毒等候到“一脱間”脱去護目鏡、防護服和第一層手套,接着來到“二脱間”脱去鞋套、隔離衣、第二層手套、帽子和換口罩,最後才是全身消毒,這個過程完全就像是打了一場模擬的生化遊戲。

2月21日,我記憶深刻,這是我們第一次進方艙採訪。

2月26日,我們第二次進方艙。

2月27日,我們第一次進ICU,終於能近距離接觸病毒。

3月4日,我們第三次進方艙,這次我熟練多了。

透過我的鏡頭,你能看到醫生帶着患者一起運動,緩解患者的心理焦慮;能看到醫護人員在長時間工作後臉上被口罩勒出的道道痕跡;能看到了一名女患者用手語舞感謝四川醫護人員們對她的悉心照顧。這座城市正在一天天慢慢甦醒。

在武漢的每一天我都印象深刻,那些閃過腦海的畫面,我感覺留給自己更多的是遺憾,總有那麼多的點位我無法抵達,總有那麼多的人我沒法接觸,總有那麼多的時間印記我無法用鏡頭去記錄……

我深知疫情還未結束,但我們需要決心,更需要信心。(文/攝 楊樹)中國故事工作室出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  


分享:
中國網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