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餘杭區徑山茶葉總產量超8000噸,總產值9億元。僅一個徑山鎮的茶葉,就賣了3.99億元。徑山茶農現在真正是走在小康生活的大路上,過上了好日子!”10月10日,杭州市餘杭區徑山鎮黨委書記沈萍向記者介紹:作為浙江省十大名茶,2019年徑山茶品牌價值達23.56億。

在走向小康生活的大道上,是一片“金葉子”富了一方百姓。

徑山,位於浙江省杭州市餘杭區,是天目山脈的東北峯。山上有唐代名寺“徑山萬壽禪寺”,曾被列為“江南五山十剎”之首。徑山主峯海拔700多米,因當地獨特的地形和氣候,為徑山茶生長提供了適宜的環境。這裏的茶葉,有股淡淡的板栗香,風味獨特。

很多年來,山上的老百姓沒有做“名茶”的意識。他們守着“金葉子”,卻尋找不到致富路。20世紀70年代,浙江茶葉除了龍井茶有點名氣外,茶葉大體分杭炒青和遂炒青兩種。餘杭茶農辛辛苦苦炒制的好茶葉,只能被當作“杭炒青”統貨收購,價格只有兩塊多錢一斤。

這一切,讓一位農業科技人員金雅芬遺憾不已,心裏很不是滋味。高級農藝師金雅芬是著名茶葉專家莊晚芳教授的得意門生。1964年,她從浙農大茶葉系畢業,被分配到了當時的杭州市餘杭縣農業局,成為全縣唯一的茶葉幹部。她立志帶茶農種出好茶,過上好日子。金雅芬帶着精心培育的徑山茶“種子”上山,徑山茶農也就從那個時候開始稱金雅芬為“小金姨娘”。

徑山茶農李水富在金雅芬的幫助下,去城裏開起了首家徑山茶專賣店。他還把茶葉賣到了國外。全國名茶評比中,送去的徑山茶在全國76只名茶茶樣中,排名第5。李水富成為受益者。他説:“徑山茶名氣響了,身價高了,我家的樓房也造起來了。”

徑山茶製作技藝現在已經是浙江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了。作為傳承人的周方林,現在建起了4000多平方米的茶工廠和體驗中心,大女婿小女兒都傳承了手藝,連上幼兒園的孫女也成為茶道表演的“小網紅”。

今年國慶長假,沈萍都泡在徑山“禪茶第一村”裏,通過直播平台當起“導遊”。看到每天有上千遊客來這裏住民宿、品名茶,沈萍自豪地告訴記者,今年春茶一季的產值就超過5000萬元,現在,村裏的茶農都住進鄉村別墅,4家茶企都建了幾千平方米的高標準花園廠房。

如今,“禪茶第一村”裏,旅遊開發有限公司成立了,3個產業共同體也組建完成了。“種茶、做茶、賣茶、講茶”四篇文章讓茶產業、茶文化與鄉村旅遊相融合,徑山茶現在均價超過了800元/斤,茶農真正享受到了原產地的品牌效應。

《光明日報》( 2020年10月14日 02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