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漁”共護長江禁捕

——江蘇蘇州告破一起“全鏈條”非法捕撈案件

“警漁”共護長江禁捕

  長航公安蘇州分局民警正在清理整理長江邊的非法漁具。 沈順霆 攝

編者按 實施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引導漁民退捕轉產,是扭轉長江生態環境惡化趨勢的關鍵舉措。為此,黨中央國務院作出了實施長江禁捕退捕的重大決策部署。政令一出,各地響應,漁民紛紛上岸“轉型”。然而,卻有少數人仍然惦記江裏的魚,他們趁夜色入江大肆捕撈,再按照預定地點“接頭”,將“江鮮”送上車,經層層倒賣,只為賺取非法利益……今天,本版通過案例,講述公安機關會同農業農村部門聯合開展打擊非法捕撈的專項整治故事。

7名主要犯罪嫌疑人,涉案漁獲物6000餘公斤,累計價值超過27萬元。

這是一起具有代表性的組織化、團伙化、跨地區非法捕撈案件:提前選時定點,在長江水域進行深夜捕撈,按照預定位置實施水岸過駁;自駕改裝麪包車,進行跨地區活體運輸;身披水產門市老闆、自營魚塘塘主等多重身份掩人耳目;處心積慮掩蓋犯罪事實,層層牟利且“屢試不爽”……

近日,長江航運公安局蘇州分局聯合屬地派出所及漁政部門共同破獲一起非法捕撈水產品系列案,斬斷了長期盤踞在江蘇省常熟市、張家港市兩地的“捕—運—銷”一條龍非法捕撈犯罪鏈條。

深夜會車 發現疑點

案件的線索源自一次在江堤上的深夜會車。3月12日,便衣民警駕車夜巡,發現了些許“不尋常”。“零點左右,我們巡至望虞河附近的江堤時,前方開來一輛7座麪包車,會車時,麪包車故意將近光燈調成遠光燈。”常熟派出所民警穆松説,“這一反常舉動引發了我們的警覺。”會車過程中,民警們故意放慢了速度,看到麪包車後排座椅全都被拆掉,並且有白色箱體放置在車內。

還未等心中疑慮消除,車子前行了100米,穆松和隊員們發現,在堤口的泥地上顯現着一條清晰可見的車轍。“車轍印清晰新鮮,附近還有一呈方形的水漬,俯下身子靠近水漬能聞到濃烈的魚腥味,同時地上散落着幾片細小的魚鱗,再聯想起會車時情景,我們初步判定麪包車極有可能是一輛與非法捕撈有關的收魚車。”穆松説。

長航警方高度重視此線索,立即抽調精幹力量成立專案組,與常熟市公安局、常熟市農林行政綜合執法大隊等單位協同研判。經過蹲點調查,專案組發現,麪包車經常出現在常熟某水產門市,而這個水產門市的老闆葉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葉某反偵查能力強,每次交易都變換車輛,交易地點也不固定。”蘇州分局刑偵支隊民警李傳響説,這給案件偵破帶來了很大困難。

專案組決定,指派民警一隊在門市附近蹲守,另一隊深入葉某承包的魚塘進行暗訪。“葉某常在凌晨駕駛麪包車從水產門市出發,又很快回到店內,幾乎不超過15分鐘,目的地都是長江邊的各岸堤口。通過暗訪魚塘,發現塘內均為養殖魚,供人娛樂垂釣,並且葉某也會把魚塘裏養殖魚放到自家門市內售賣。”李傳響表示,每次交易前葉某都與非法捕撈人員事先約定時間地點,交易時長不超過一分鐘,這給抓捕帶來很大挑戰。

從捕到銷 全程打擊

經過連日蹲守,5月3日傍晚,民警發現兩名嫌疑人開小艇駛入江內,極有可能再次作案。專案組接報後決定按兵不動,繼續蹲守,準備伺機將嫌疑人一網打盡。直至當日夜間24點,長期非法收購漁獲物的嫌疑人葉某駕車出現在江邊。不一會兒,進行非法捕撈作業的趙某夫婦駕小艇從江中返回與葉某接頭。由於交易時間短,真正抓捕時間只有幾分鐘。

經過長達5個小時的祕密蹲守,時機成熟。在專案組統一指揮下,民警兵分多路、水陸並進,開展集中收網行動,當場抓獲正在交易的非法捕撈人員趙某苗和交接漁獲物的葉某,現場查獲作案快艇1艘、運輸漁獲物專用麪包車1輛,絲網2張,翹嘴紅鮊、毛刀鱭、鯿魚等漁獲物133尾、共計39.8公斤。

由於抓捕現場環境複雜、能見度差,加上嫌疑人警惕性高,抓捕過程中,一名犯罪嫌疑人吳某將船藏匿在江邊的蘆葦中,遲遲沒有上岸,民警在蘆葦中搜尋接近兩個小時,始終沒有發現他的蹤跡。

發現此情況後,專案組選擇採取追勸結合的方式,全力尋找吳某,並以趙某苗作為切入口。經調查,趙某苗與吳某為夫妻,與葉某存在長期捕撈、收購和銷售漁獲物的合作關係。

5月6日,吳某主動到派出所投案自首,並供認了非法捕撈的犯罪事實。他稱,2018年以來夫妻二人長期多次在長江常熟段非法捕撈,並將漁獲物販賣給葉某。

葉某從吳某夫妻處購入漁獲物後,又銷往了哪裏?專案組根據公安部“七個必查”要求,圍繞“漁獲物去向”展開了進一步調查。

專案組循線偵查發現張家港市某農貿市場的3名水產攤位老闆孫某、陳某、陸某在明知葉某的漁獲物系非法所得的情況下,依然長期固定收購的犯罪事實。經查,今年3月以來,3人累計從葉某處收購非法漁獲物2000公斤,涉案價值8萬元。至此,這一“捕—運—銷”一條龍的非法捕撈犯罪鏈條被徹底斬斷。

“警漁”協作 長效監管

“我知道禁漁期,也知道長江裏不能捕撈,但是面對利益,心裏有僥倖,總覺着不會被發現。”在看守所裏,葉某坦白道。

經查,3年以來,該團伙捕撈漁獲物高達6000餘公斤,累計價值27萬餘元。此外,為牟取暴利,葉某還以“長江野生魚”“野生長江鮮”為噱頭在當地農貿市場銷售牟利。葉某會以每斤300元的價格收購湖刀、海刀,通過“長江鮮”的招牌,再以每斤800元至1000元的價格售出,獲取暴利。

“這類案件不同於陸地辦案。”蘇州分局刑偵支隊支隊長黃正東表示,非法捕撈人員駕駛的快艇小巧、靈活,而執法艇較大,不易靠近,且容易擱淺,在追捕過程中,犯罪嫌疑人會將捕撈的漁獲物和作案工具扔在江中,為之後的定罪帶來困難。

“漁政部門在打擊過程中主要承擔涉案魚類品種、數目,網具是否屬於違禁範圍,以及非法捕撈地點是否為禁漁區等項目的鑑定工作,這對於犯罪嫌疑人是否要承擔刑事責任起到關鍵性作用。”常熟市農林行政綜合執法大隊大隊長夏家東告訴記者。

“除了推動完善打擊涉漁違法犯罪長效機制和多維懲戒機制,各執法部門間及時打通部門壁壘、共享信息,實現‘鼠標巡邏、探頭站崗’,大大節省警力資源,提升辦案效率。”長航蘇州分局副局長何健説。

今年以來,通過推動打擊涉漁違法犯罪長效機制建設,實現警漁聯合執法,打擊、震懾犯罪成效立竿見影。“為了加強長江生態環境保護,創新黨建引領作用,市農林行政綜合執法大隊黨支部在徵求長航公安常熟派出所支部和黨員代表意見建議的基礎上,成立‘警漁護江’行動支部,充分發揮各自執法優勢和黨員先鋒模範帶頭作用,圍繞‘聯合執法、聯合辦案機制,強化行刑銜接,提升執法效果’的工作方法,形成‘打擊非法捕撈、保護長江漁業資源、維護長江生態平衡’的統一行動方向,強化工作互動,以實際行動提升支部戰鬥力。”夏家東介紹。

此前,公安部會同農業農村部召開視頻會議,就聯合開展打擊長江流域非法捕撈專項整治行動進行動員部署,組織沿江各地和長江航運公安機關,開展為期三年的打擊長江流域非法捕撈犯罪“長江禁漁”行動。近3個月來,“長江禁漁”行動取得一定成效。截至目前,已偵破非法捕撈刑事案件3292起,抓獲犯罪嫌疑人4838名,查扣涉案船隻1500餘艘、非法捕撈器具2.3萬餘套,查獲漁獲物7.7萬餘公斤,對非法捕撈違法犯罪形成了強大震懾,為長江禁捕工作提供了有力支撐。